發文作者:siunam | 十二月 1, 2016

好嗎?

那個偶然到訪的人,是你嗎?

我很好,你呢?

發文作者:siunam | 四月 24, 2014

今日

Another touching song…

填詞:林振強 作曲:柳重言 主唱:陳奕迅

今日事情如不順 今日問題如不盡
像處圈中圈 了斷也了不斷
若今日你倦了頹然哭 容許我送贈暖
准我漫漫長路末端亦如初戀

當日熱情燃不盡 今日熱情仍不盡
就算怎都好 你願我更加願
共跨盡冷及暖甜和酸 才可以算是共存
能共患難才是認真的有緣

*抬頭吧 相信愛你便能飛
 敢交出你會創出傳奇
 變幻人生是避無可避
 卻沒人可驅使愛別離
 抬頭吧 黑暗過會是晨曦
 懷著樂觀總有轉機
 今天珍惜今天 逢凝望我心所愛的你
 我已彷彿會飛 (能敖翔天和地)*

今日像明日一樣 今日任何日一樣
就算怎辛酸 愛護你我甘願
沒揀擇冷或暖甜和酸 晴天雨季缺或圓
全部受落才是活得真正全
Repeat *

抬頭吧 相信愛你便能飛
敢交出你會創出傳奇
變幻人生是避無可避
這份情愛卻永不會死
抬頭吧 黑暗過會是晨曦
懷著樂觀總有轉機
今天珍惜今天 逢凝望我心所愛的你
我已彷彿會飛 你眼睛牽我飛

發文作者:siunam | 四月 24, 2014

父親信主後記

讀幼稚園時,當我對天父的認識只限於兒童聖經故事,對禱告沒甚概念,只知道禱告完了就說阿們(連「奉主名求」都欠奉)時,我每晚都對天父說,願父親長命百歲,壽與我齊……

到上了中學,當我真正理解到我和爸爸年歲的差別,並對天父有更多認識時,我求天父讓我的家人,尤其是爸爸能信主,得享屬天的福氣。

到我上了大學,當我以為這生也不會信主的媽媽都決志信主、洗禮了,爸爸的信仰卻「始終如一」—待人處世只要憑良心就可以了,信主嗎?還是「遲啲先」 ……

後來,出來工作了,雖然我對神的信心隨著各種人生遭遇而載浮載沉,但我仍常借故叫爸爸幫我祈禱,祈這祈那的,希望他總有一天會信主……

直至這個農曆年初,爸爸因心臟問題入院,我的心就更焦急了!「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雖然曾有牧者講過,由於猶太人是以家庭為單位,所以這節經文未必能應用在我們的社會,但我仍然求天父讓這福氣都臨到我們家中。然後……

在一次祈禱會中,我分享了爸爸的情況,牧師就安排了到父親家做家訪,誰知,才聊了不久,爸爸就說願意決志信主了!聽到他這樣回應,我立時呆了—沒想到,遲啲、遲啲,「遲啲」這一天終於臨到了!

感謝天父!回想起來,那時沒人教如何祈禱,我卻「亂祈一通」開始,天父就已經在尋找我並我們一家,即使期間我們家,甚至我們各人的生命中都有十分幽暗的時候,天父的恩典卻從未離開過!

「當信主耶穌,[我]和[我]一家都必得救。」—感謝天父。

發文作者:siunam | 二月 17, 2014

差半步

昨晚看了《單戀雙城》大結局,心被觸動了。雖然小品劇本沒什麼大驚喜,但卻勾起了一些回憶—嚴格來說,不算是回憶,應該說是年輕時的憶憬吧!

觸動我的,還有那首插曲。

仍然感恩。

差半步

填詞:曰云  作曲:黃懿德  主唱:陳展鵬

天灰了 合著眼睛
忘記了彩虹 沒有天晴
黑暗下 無力提防涙水浸沒愛情
最痛的回憶化做雨滴

*還差半步 (差半步) 我要孤身走進荒蕪
 才偶遇你 停在彩色的峽谷
 像風吹起 叫我哭泣使我感動
 令我又再放鬆 再度期待抱擁
 一點哄動 劃破黑色的晚空
 讓我安心去目送
 遺憾中每段起伏
 在新一天 愛上今天的美好
 共你應該會做到 求能讓愛好好繼續*

當天我 並沒信心
誰信有可能 遇上他人
當你在 才讓殘存自卑變做勇敢
不怕讓愛走得這麼近

Repeat*

天光了 望著曙光
找到你 掉下痛楚 好好過

發文作者:siunam | 十二月 10, 2013

流言蜚語

人越多,是非越多。現在的工作崗位,與從前崗位的架構相比,有如大象和螞蟻!正因如此,流言蜚語總是不絶於耳的……難怪聖經中有那麼多談及舌頭的訓勉!

雖然,我無法關掉耳朵的接收鍵,但願我仍能用心去認識每個人、做好每件事。

雖然,我無法控制別人的思想,更無法替我認識的人一一辨解,但願我仍能「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詩三十四:13)

我知道這是不容易的,求主幫助我。

發文作者:siunam | 十一月 24, 2013

難以捉摸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真的很難捉摸,自己的感覺亦然。

上星期五,我趁放假與媽媽外出午餐,聽到媽媽轉述妗婆向她訴的苦,心中戚戚然,同時亦滿心疑問。一方面,我覺得整件事很難以置信,但同時我們都不覺得她會說這種謊。媽媽問過妗婆有否把事情告知英姨,妗婆說,即使告訴她,她也不會相信—雖然很擔心她,但這是他們的家事,有點愛莫能助……當晚,我給英姨發了短訊,借故問候他們,她說,他們各人都很好……

可以做的,大概就只是為他們家祈禱了……

同樣使我思慮的,還有自己快將轉換另一新上司(這是我在那兒首年工作以來的第二次了……),還有他家中發生的事—是的,我也有思慮的東西,除了做一個聆聽者外,其實我都希望可以跟友人傾訴一下,可以與主內弟兄姊妹一起祈禱,但不知怎的,自從自己轉了工作崗位以後,那些一直建立起來的關係,好像有點不同了……

或者,改變了的,是我自己?

 

發文作者:siunam | 十月 21, 2013

My Winter

My winter has come.

It came so gradually that I could hardly identify its appearance until yesterday. Just when I found it, the windows had already been half frosted up.

I talked with Sunny today, and out of my expectation, tears dropped when she took a guess at the reasons behind. Maybe she is partly right, though I still couldn’t figure it out…And I believe that I will never figure it out!

I thank God, however, for letting me chat with Sunny and cry for something. Seems that some darkness has been washed away by the tears.

Hope my winter will end soon.

發文作者:siunam | 八月 13, 2013

互相效力

昨天跟Sunny聊天,才發現原來她像我一樣「病」過,而且六月時還變得十分嚴重……

她的離開,原本出於人的惡意,現在卻成了她的祝福,感恩!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八:28)–神的話語、神的恩典從沒落空!
發文作者:siunam | 十月 13, 2012

我變了

今天,做了一件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事……

返新工的這段日子,感覺不太好受……一來大家都會很晚才放工,二來人人都好像很冷漠似的,尤其是和我同房同一ranking的同事–有時候,當我想請教她一些事情時,她的回應總讓我覺得難受,實在有點lonely……儘管如此,我還是努力適應著這兒的文化,也學習和他們各人相處,然而……

昨天,上司在電話中問我某活動的報名情況如何,為了更準確的告訴她,我說先看看再覆她,後來,我把數字低得驚人的情況告訴她時,她就覺得我沒有看緊整個情況,待快將截止才看結果,那刻我真的不想解釋什麼,畢竟是在電話中,感覺不太好,而且房中亦有其他人在……於是,我聽過她說了一大番話後,我們就掛線了。

放工後,心裡一直覺得委屈,事實是,我一早就知道這情況,於是告訴她我會在上星期一個活動中播放活動宣傳的slideshow,並鼓勵同學參加,只是反應始終未算熱烈……事實是,她沒有看在眼裡,只見我說看看情況再覆她就已經對我下了定論……

今天早上,我仍感到不好受,於是,我竟忍不住send email給她,以公事匯報的方式說清楚整件事,然後,我一邊大哭、一邊祈禱,告訴天父:「事情是怎樣,您是最清楚的!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衝動,但我覺得有必要說清楚,使自己舒服點。結果會怎樣,我不管了!天父,都交給您,我什麼都不管了!」(我真的仍是一個小朋友……)

晚上回來,看到上司的回覆,說: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 and efforts! Have a nice weekend!

–這,是我早就估到的回覆,沒什麼感覺,他說:「起碼她都有提起妳的efforts!」的確如此。

不過,回想起來,從出來工作以來,我好像從來都是Yes Woman,從來都未試過做這種事……我真的變了。日後會如何,她會如何對我,我不知道,也不想理會了。

發文作者:siunam | 八月 22, 2012

Fare Ye Well!

距離上次寫blog,已差不多一年了!

這一年,可說是人生中的一大轉捩點–我從一個從事了整整九年的行業,一下子跳了出來,轉而投入一份十分陌生的工作,轉眼又一年了!這一年,真的很忙、很忙,也常有緊張、混亂和傷心的時候,然而,這一年裡,我真的有很多學習的機會,亦嘗試了很多不同類型的工作,(Programme Administrator…涉及的工種真的想像以外的多!)亦正因為這一年的經驗,讓我「跳糟」的籌碼增加了!

是的,我又轉工了,九月初正式離職。本來打算跟從前一樣靜靜地離開,然而,我手頭上的工作總得找人交接,慢慢地,所有admin和部份academic的同事都知道我要走。於是,同事約我食farewell lunch的邀請越來越多,甚至有好幾個人走來問我他們是否可以join farewell lunch,當中有些……怎麼說呢?除了工事上的溝通外,我都幾乎沒跟他們說過什麼話!儘管如此,我仍因他們的熱情而感到窩心和感動!也許,就如外子說的,這些都是我「積」回來的「福」吧!

無論如何,同事們,謝謝你們這年來的幫助和提點,你們的熱情和鼓勵,我會一一記在心裡的!

Older Posts »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