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unam | 七月 9, 2007

文字與我

喜歡梁靜茹,因為她總能把歌的神髓都唱出來,讓人感動。在《Fly Away》一曲的MTV中,她說了這樣的一句話:「是怎麼樣的音樂,讓人聽得如此感動?」對我來說,音樂不是感動我的重點,重點反而在歌詞,甚至歌者本身。

對,文字和說話是最能觸動我心的。之前特別喜歡黃偉文,因為他能以最簡單的用辭,把豐富的情感都表達出來,字字珠機。他的作品中,我最喜歡他描寫意境的歌詞,聽這些歌,所描寫的景象幾乎都活現眼前,Shine的《燕尾蝶》就是一例。近來,我都喜歡林夕的詞。可能因為他自己有情緒病的緣故,近來他寫的詞都比較正面,帶出的訊息比他從前寫的更鮮明和有感情,當中古巨基的《愛得太遲》和《花灑》是我近來的最愛。

自己那豐富的想像力,加上我易被文字觸動的特質,似乎都影響了我讀書時的寫作手法。記得在year 3那年,我選了Prof. David Parker的寫作課程,當中我們得每人交一份短篇小說作為結業功課。那時的我,不知道是受什麼人影響,總覺得寫作不能太露骨,不能把腦海裡所有的故事細節都寫出來,因為這樣太呆板,給讀者的思想空間亦相當有限,於是,我很辛苦的去剪裁,去取捨,好不容易才寫了一份初稿出來,交了給他作初步審閱。之後,他通知我和另外幾個同學,著我們在上課時介紹一下我們的作品。由於要作簡介,我得坐在我向來都不喜歡坐,theatre的前座上。當時Parker根本還未知道我們是誰跟誰(都明白的,他每個課程都有幾十個學生啊!),但當他問到我叫什麼名字,我報上名來時,他竟變得興奮起來,說:「Sandy…哦!妳就是Sandy Wong!妳寫得很好呀!那個在妳筆下的男主角,真的很討厭呢!我真替那女主角感到不值!最後會怎樣?她會重新接受他嗎?」
聽他這麼一說,我緊張的情緒都立時消散了,並回答他說:「我……還未決定呢!」上完課後,我回到宿舍,重新把我的作品看一遍,心想:他怎會覺得男主角討厭的?我都只是描述了他們對話的一小節而已嘛!況且,我用的文字是那麼簡單,比起其他同學,是小毛見大毛了!儘管如此,我還是禁不住會心微笑–被Prof.讚和賞識,感覺很好呀!

最後,我還是沒有幫女主角決定是否重新接受男主角,只任由情節成了開放的結局,因為,我覺得無論我怎樣抉擇,我自己都會為她感到遺憾,所以下不了筆!那刻,我終於明白被賞識的原因了。我發現,每當我坐下來,認真的寫作時,我都把自己看成了故事裡的主角,跟他一起經歷故事中的每個細節,正因如此,寫出來的東西都有點感染力吧!到我出來工作了,面對我的學生,我更發現我這「力量」,尤其是這學年,當我因學生的頑皮而憤怒,開口教訓他們和把心裡所想的告訴他們時,往往都有學生落下淚來,起初我以為他們只因我罵他們而不開心,誰知,這種事發生得越多,我就越發現他們比之前更受教,甚至更愛護我了,我這才發現那時的淚水並不是我想像中的那回事,而是他們都因我的話而感動了……

文字和說話的力量真大!

這陣子,我都在瀏覽一些網上日誌,有的是朋友的,有的是陌生人的,我發現了其中一個blog,雖然他較多寫有關星座的東西,而且是簡體字的,但他的文章,寫得蠻有意思的啊!而且,在看他文章的過程中,我都曾多次被觸動呢!所以,給你們介紹一下:
devote118的blo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