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unam | 十月 21, 2007

小心啊!

我,曾經在天水圍工作過。

那年的工作,幾乎是不分晝夜、無日無之的,身邊的人都在訴說著工作的辛酸,充滿愁雲慘霧。那次意外發生以後,我們的情緒更是不能受控 — 我們頽廢、我們沉默、我們哭泣、我們反抗……縱使如此,我們都盡了我們的責任,努力工作,從不懈怠。

我所教的學生們,都來自附近居住的家庭,每個孩子背後都有他們的故事,當中有辛酸的、有無奈的,有惱人的,然而,他們不都是問題兒童。我看見新移民的孩子為了追上艱深的課程而加倍努力,主動學習,我也看見家長們為了讓孩子他日振翅高飛而努力工作,為孩子四處奔走。一個五年級的母親,為了答謝我放學後替她女兒補課,加上冬天時見我嗓子不適,就給我盛了滿滿一大瓶蜂蜜,還滿口感謝之言,弄得我眼睛都濕潤了……

不諱言,它是新區,加上政府的人口政策安排,這區會有比較多的需要,然而,給它冠以「悲情城市」一名,似乎太嘩眾取寵了!的確,這個描述嬴得了公眾的關注,高官也不得不作回應,承諾會多加留意該區的社福需要,並會到那兒視察,可是,在短暫的關注熱潮過了後,又剩下什麼了?是一個標籤:它標籤著那區的「命運」、標籤著當地居民的生活素質、標籤著誰都改變不了的社會現象!然而,這就是事實的全部嗎?難道只有該區才有悲劇發生嗎?非也!單是今天,大埔就有一男子以刀傷害其父親和繼母,荃灣就有一十二歲的孩子以火機燒了祖父的衣服,使其肩膀嚴重燒傷了!由此可見,問題不單是該區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時代性的問題啊!給它起了這個稱號,其實是適得其反,給當地居民一個不能釋下的負擔。

試想像,當一個住在該居的孩子學業有成了,想在市區找一份稱心的工作,人事部的人給他遞上一份求職填報表,在地址一欄,他會寫什麼?他會像我們一般亳不猶疑地填上地址?又或者,他會遲疑嗎?他會虛報嗎?這雖然是很細微的一件事,但其實都足以反映這些標籤對他們的影響了。

作為老師的,我們很怕自己會不自覺的給孩子標籤了,因為這會對他們造成深遠的影響;作為社會良知的傳謀們,其實更應該謹慎自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