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unam | 七月 23, 2010

Farewell

還記得嗎?那年我當上了班長,是有生以來的唯一一次,那年您亦初到香港,對這兒的天氣不很適應,每次入到課室,都總是汗流浹背的,一天,您經過我的身邊,正想打開一包TEMPO,但卻顯得「老鼠拉龜」,無從入手,於是,我下意識的從您手上奪走了那包紙巾,幫您開了它,然後把它還給您,那刻您的表情有點錯愕,大概覺得我有點不問自取吧!我才赫然發現自己有點無禮了。

有一次,您剪了罐頭午餐肉的招紙回來,問我這東西的中文應怎說,可能那次學得很成功吧!於是又有一次,您問我該怎樣落單叫Singapore fried noodles,我以為可以教您怎麼說整句句子,怎料,您嘗試了很久都學不會,最後,您還是放棄了。

在我讀final year那年暑假,我想親自給你送上刋載了我第一篇短篇小說的文集,您卻說要請我食lunch,結果,我們竟去了QE附近的酒店食自助餐!除了大學的tutor外,我還是第一次這樣和我的老師食飯呢!那次,您問我那陣子喜歡看誰的作品,我說讀children literature時讀到J. K. Rowling,第一次覺得adventure stories那麼好看,您就好像父親的提點我,說那一系列書提到巫術,題材有點敏感,叫我不要太著迷云云,臨走時,您叫我寫下了我的聯絡電話和email,以便之後聯絡,雖然我直覺覺得您是不會check email和跟別人通電話的人,但我還是寫下了……

兩年多後,是QE的大校慶,搞了reunion day,於是我們幾個就一起回校懷緬一番,也探望一下您。您問起我的感情生活,又問我是否還和那個人一起,我說我們剛分開不久,您不禁感到可惜,又提議我去上海走走,因為那兒有很多不錯的男孩……哈哈!再一次,您問我喜歡看誰的作品,我提到Bronte姊妹和Katherine Mansfield,您說您剛把Katherine Mansfield的書放在書店寄賣,如果它沒被賣掉,您大可送那本書給我,我只以笑回應,覺得這實在太麻煩人了!臨走時,您說了一些祝福的話,而且……由於我們身處教員室,加上我一點都沒預料到,所以立即覺得很尷尬,不懂怎反應,只跟您道別後就離開了。之後回想起來,當然明白這對於外藉人是十分平常的,而且那是出於長輩的心腸啦……對,不單是老師,而且是亦師亦友的長輩……幾天之後,學校工友遞來一份郵件,打開一看,原來您真的把書拿回了,並記著我工作的地點,寄了過來。

之後幾年,由於各有各忙,加上有點「出師無名」,無緣無故的打去QE,又好像怪怪的,所以一直都沒聯絡,直至昨天……

昨天中午,我和carl經過太子時,我匆匆地見到您的背影,只見您狼狽地推著車,車上放著很大的傢俬之類的東西 — 印象中您是住在愉景灣的,見到這情景,直覺覺得這時上前打招呼會不太合宜,所以我就打消念頭了。怎料,晚上,我收到您的電話 — 這是您有我電話號碼以來第一次打來,大概也是最後一次 — 您說您已介六十一,得退休了,而且翌日就要離開香港,所以致電來向我道別……

真的很不捨得呢!知道嗎?在您教我那兩年,我是最用心作文的,因我知道,只要我用心寫作,您都會給我很有用的評語,有時甚至會寫上一整頁紙!亦正因如此,我變得更勇於嘗試,不但試用我較不常用的字詞,每次作文時,我更會打開字典,以我僅有的知識,串珠式的查出我想用的生字來。於是,在這短短兩年間,我學會了很多生字和句子的用法,您也教曉我很多,例如怎樣使用semi-colon等,讓我愛上英文,開始有了明確的發展路向 — 很想告訴您,您既是我的啟蒙老師,亦是我十分敬重的長輩和朋友,只是,話到了咀邊,我只能道出我的不捨和祝福……

掛斷電話前,您仍然問我,近來喜歡誰的作品了,我說是Jane Austen,因為我喜歡她寫作背後的理念和風格,您說她是很有名的作家,但因關於她作品的電影和電視太多了,反倒沒真正看過她的書,很可惜……哈哈!您真的一直都沒變!

Farewell, Mr. North. I’ll miss you.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