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siunam | 八月 21, 2010

轉載:心似白雲常自在,意如流水任東西——憶鳳蓮老師 (Frances Pui)

95年9月,你來了,翩然走進5B教室。沒有講甚麼規矩,更沒有刻意討好逢迎,輕易攫取了我們全班同學的好感。記得當時眼睛動也不動地盯著你看,生怕眼一眨,你就不見了。你可是我們望穿秋水盼來的天使,我從未見過這麼受歡迎的新老師。你似乎天生有一種魅力——睿智、自信、感性、溫婉、真誠,我們都真心愛你。

有這麼一堂課,你跟我們提到愛情,甜絲絲地說:「相信嗎﹖緣分是很奇妙的,最沒有可能的人,就是你將來的另一半。」言下之意,你與師丈就是這種囉﹖你不否認,笑得瞇起了眼睛:「沒想過,真命天子原來一直在身邊。」你當時的盈盈笑意,甜得連我現在憶起也不禁莞爾。多麼幸福的女子﹗找到相知相伴的人。

為了鼓勵我們認真做功課,你宣佈凡三次拿甲等,將獲獎品一份。你不知道我多用心,拼了老命,終於成為全班第一個獲獎人士。你在我本子上寫:「bingo﹗中獎。」然後把一盆紫羅蘭遞到我的手中,我雀躍得魂魄幾乎飛上天。這是我在QES得到的最高榮譽,事實上我也真沒拿過甚麼獎。

甚麼叫不怒而威﹖某次全班成績不理想,你沒有大聲說過一句話,只是斂起笑容,動之以情,說之以理。整個教室靜悄悄的,我幾乎不敢大聲呼吸,怕打破了這份死寂——是的,你失望,是對我們最大的懲罰。中六家長日,我央求姐姐代替囉嗦的爸爸媽媽去學校拿成績表,滿以為姐姐帶回的一定是好消息,誰知姐姐臉色沉重,一進門嘆氣三聲,轉達你的忠告——再不加把勁,升級也成問題,更遑論上大學。真箇是當頭棒喝,我嚇了一身冷汗,當晚拾起書本苦讀。如果沒有你和姐姐的諍言,就沒有現在的我。這件事我在婚禮上也提過,真正刻骨銘心。

某年聖誕前夕,你每人發一疊厚厚的講義,每一頁都是黑壓壓的字,空白處卻畫了聖誕花、聖誕樹的圖案,你喜孜孜地告訴我們:「對你們來說可能是小事,但我想告訴大家——我終於學會了打中文字,這是我第一份成品,雖然打得很慢,但很有滿足感﹗祝大家聖誕快樂﹗」我們的心暖烘烘的——老師特地為我們打那麼多字,還畫了可愛的圖案呢﹗同年春節,你每人發一個紅包,裡面是巧克力金幣和祝福字條,你興奮地看著我們「拆利是」,於是我發現,不只我們享受著老師的愛,你也樂在其中,不然,誰會花那麼多精神時間做這些事﹖誰會犧牲自己的午膳時間個別跟我們談話﹖而我最覺得難忘的,是你做這些事時奉送的溫柔傻氣笑容,你的笑靨將永遠熨貼在我心上。

知道嗎﹖你也是很幽默可愛的人。中六的集體照,你不巧閉上了眼睛,我埋怨攝影師怎麼不選一張所有人都在狀態的照片洗出來,你卻毫不在意地說:「沒關係,回頭我拿筆把眼珠加上。」某次續寫句子,題目是「大明和小美這對戀人化作____」,要求補上後綴部分,一般都是填「蝴蝶」、「連理枝」之類的喻體,你卻正經八百地示範錯誤例子:「大明和小美這對戀人化作夫婦。」這些妙語,連同我們為你慶祝生日、一起上你家吃火鍋(記得嗎﹖我輕輕一推,就把鐵閘連根拔起)的片段,永遠存放在我心裡。

你教《驀然回首》,白先勇憶李雅韻老師,說她唸起詩詞「抑揚頓挫、餘哀未盡」,「誨人不倦、知其不可而為之」……我發現你和雅韻老師是那麼的相像,自此每唸到「李雅韻」三字,腦海中不自覺浮現「許鳳蓮」的笑貌。今天再打開《驀然回首》——「五十八年我寄一封耶誕卡去,卻得到她先生張文華老師的回信,說雅韻老師於九月間,心臟病發,不治身亡,享年才五十……」好老師壯年早夭,誰說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午膳時,常在校園看見你漫步,那麼自在,那麼隨心,是在享受生活吧﹖經歷過怎樣的磨難才能如此惜福感恩﹖2007年邀請你參加我的婚禮,你以患病為由拒絕了。我說想來看望你,你問我看見脫髮的你會不會難過,我說當然會,你笑說:「那就不要來了。」灑脫得令人心疼。患病之後,你堅持去中大進修,不辛苦嗎﹖你卻說閒來逛逛校園,坐坐青草地,不亦樂乎,又說做人要活得有尊嚴,不能讓疾病駕馭了生活,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不是全部……我想起某一次去赤柱旅行,我們邀請你參加,你欣然允諾。我們怕你悶,玩遊戲也把你叫上,而你,坐在巖石上,清風吹拂著頭髮,斷然拒絕:「我這樣很享受,你們自己玩就好,千萬不要理我﹗」然後拿出一本書,寫意地看起來。多羨慕你的悠然自在,如此瀟灑傲岸、不染纖塵的脫俗女子,病魔根本不能真正傷害你。

看見我們在靈前流淚,你該是搖搖頭、擺擺手,笑著說:「真傻」吧﹖﹗

老師,在草青青,花灼灼,小河彎彎的世外桃源好好享受吧﹗不知你身邊是否總也圍了一群可愛的孩子,爭相叫著「老師,老師」﹖

雖然,Miss Hui只教了我們短短兩年,卻在我們各人心中留下鮮活的點點滴滴,而且這些點滴是很個人的,因為她從心底裡愛著我們每一個個體,記掛著我們不同的需要!雖然,我和Miss Hui的回憶不及Frances的多,感觸亦未及她的大,但我卻深刻記得她私下著我到教員室,鼓勵我多嘗試作不同類型的文章,又支持我參加比賽,更感動的,是她一直記著我學期初寫有關我在家中不快的經歷而對我常作安慰、開解。沒想到,那次在地鐵上匆匆的碰面,我還未及確認那瘦了一圈的人是否真的Miss Hui(現在我已肯定那是她了……),就已一別成永訣,現在回想起來,真後悔那次因怕認錯人而沒上前跟她打招呼,或者稍作噓寒問暖……

Miss Hui,我們會記著您的 — 記著您的熱忱、您的溫柔,還有您對我們各人的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